欢迎来到趣学网 - http://www.quxue6.com !

电脑教程 - 管理培训教程 - 范文写作 - 酒店管理 - 作文辅导 -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趣学网知识频道语录大全经典语录毕业生:梦境与清醒(9)

毕业生:梦境与清醒(9)

05-11 12:05:08   浏览次数:865  栏目:经典语录

标签:佛家经典语录,余秋雨经典语录,三毛经典语录,http://www.quxue6.com 毕业生:梦境与清醒(9),

(图byFerice)

 

09梦境与清醒

 

 《毕业生》朵蓝 著 (卓越当当)

 

刘夏夜以继日地投递简历,收获甚少。几天下来,只有一家中文编辑公司打电话要她改天早上9点钟去面试。但一查看地址,面试的地点在通州,而她住在海淀。刘夏张开手掌在地图上丈量,拇指和中指张开的长度,比例尺兑换成实地距离是N公里。需要换乘两路地铁,坐2个小时左右的公交车。

她一下拿不定主意,想打电话问问孔岩。拿起又挂了,就算不成,多一次面试的体会也好,不如回来给孔岩一个惊喜。

第二天清晨,孔岩因为前一天没有做完的工作,走得很早。他走之后,刘夏也收拾收拾出门了。

 

十一月的天气已寒冷起来,昨夜刚刚下过一场小雨,凌晨的风打在脸上,像小刀子一样能挖掉一层皮。大街上人出奇地少,这个城市或许还在睡梦与清醒的过渡中挣。这是素面朝天的北京,如裸露青脊的巨兽,从天那边蹒跚过来。刘夏往手心里哈一口气,在心里说:“北京早安,刘夏早安。”

    等倒上最后那趟通往面试地点的公交车,刘夏总算松了一口气。倚靠在车窗上,头脑里空荡荡的,随公交车一起颠簸起来。

 

面试的题目很有趣,女主考官第一道题问刘夏,能背诵圆周率小数点后几位?

刘夏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只记得上学老师说过圆周率的范围在3.1415926到3.1415927之间。”

女主考官很得意,好像早就猜到她会完蛋的样子。她偷偷看了一眼主考官,突然觉得她就是高中的几老师。世上的事真是蹊跷,几老师怎么会来中文编辑公司呢,她想起中学学几何的痛苦经历,最后一次几何作业,到毕业她也没交上。刘夏缩着头,生怕被她认出来。

“你抬起头来,不知道面试时不能驼背吗?脑子里灌水了,弱智!”

刘夏想这下完了,就要被认出来了,怎么办呢,干脆跑了算了,总比在这丢人强。她站起来就跑,几老师在后面追……

 

“睡着的乘客都醒醒,终点站到了,抓紧时间下车……”刘夏被几老师追下车时,脑子一下清醒了。

但是她真的睡过站了。她愣愣地站在那儿。

一辆红色轿车驶过来,碾碎薄冰,溅起一道泥水,车轮擦着她的鞋子开过去。泥水洒落在她的衣服上。司机探出头来骂:“脑子里灌水了,弱智!”

刘夏掏出手机,时间已经是8点55分了。

一阵酸冷的潮水涌满她的眼睛。

“喂,孔岩,我完了……”

“什么刘夏,怎么回事,你在家里吗!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哭,别哭,你等着,我马上过去,你在哪儿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前面是……交通银行……”刘夏哽咽着撂下电话,哭着蹲下去。

 

刘夏得了重感冒。孔岩这几天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,请了一天假照顾她。这天他出来给刘夏买药的时候,遇到了佟嘉惠。

佟嘉惠开着白色奥迪,老远就朝他按喇叭。孔岩见是她,只好停了下来。

佟嘉惠把车停在孔岩身边,坚持要他上车。

“去哪帅哥?”他穿了一身纯白阿迪的运动衣,一身休闲的打扮,头发盘上去,在脑后梳成一个髻。好像刚刚健身回来。情绪出奇得好。

“啊,我女朋友感冒了,我去药房买点药。就在前面不远几站地。”

佟嘉惠嘴角上挑,半是挖苦地开他玩笑:“我说呢,你竟敢旷工,正要去你们经理面前告发你呢。”

孔岩笑了笑,俩人没的可说,沉默了一会儿,佟嘉惠问:

“你女朋友刚来北京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呵呵,放心,我是不会乘人之危,把你拐跑的。”

下了车,佟嘉惠伸出头:“有时间带你的美女出来一起玩,我请客。”

 

孔岩为了照顾刘夏,每天不得不早回家,晚上又加夜班恶补,几天下来更加憔悴了。

“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拖你的后腿,我什么都做不成了。本来是两个轮子走了,现在就剩你一轮子了。”刘夏很歉疚。

“你是备用轮胎,好好车上歇着就行了,看我给你挣钱。”

“我可怎么办啊,总也长不大。”

“呵呵,肯定是营养不够。”

刘夏并没有被他的玩笑逗笑,反而更加伤感。

孔岩对她说:“应该自责的是我,没有照顾好你,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。”他拍着她的头。

“你说,我会找到工作吗?”

“会!要相信未来!”

“可是,未来真的很远啊。”

“你想着咱们结婚的未来,就不远了。”

 

公司的新项目终于忙出了头绪,见到了曙光,新产品进入试制阶段。孔岩异常激动。他真的为这个项目倾注了不少,也学到了很多书本里没有的东西,他在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组装自己,慢慢强壮起来,这也是让他最快乐的事了。

终于可以度过一个悠闲的周末,突然想到刘夏来北京将近三个月,竟没有逛过王府井、西单,他心里不免有一些自责,早上一睁眼就对刘夏说:

“快点起床,我们去逛王府井。”

刘夏有点振奋。孔岩的好兴致感染了她,沾沾高档场所的富贵气,给自己冲冲喜,或许能冲掉霉运。

“把钱包给我。”刘夏对孔岩说。

“干吗?”

刘夏抢过孔岩的钱包,连同自己的,塞在上锁的皮箱中:“出门不带钱包,是当下最潮的理财方式。”她得意地一笑,“不怕被自己洗劫。聪明吧?”

“那总得讲点人道,给人小偷留点美好的幻想吧!”

“还是打住吧,到时候还指不定谁抢谁呢。”

 

王府井大街没有寒冬,浮世的奢华永远不曾凋零。

孔岩牵着刘夏的手,穿过宝马香车,和冷艳的人群。他们从众生阴冷的神态中穿过,像触摸绝世华丽的雕像。北京的冬天,要比家乡的城市寒冷得多。

家乡,一个被剪切到剪贴板的词汇,却忘了被刘夏重新粘贴,在她的潜意识里如孤魂一样游荡。刘夏在冬天王府井的大街上捏住了它,感动地掉下泪来。

“刘夏,看那,像不像T城的金街?”

金街,她跟孔岩无数次地牵手徜徉,从头到尾,载满他们的说笑、吵架、荒唐梦和叫做“理想”的东西。在金街上,他们经常这样玩笑 [原文链接],毕业生:梦境与清醒(9)

《毕业生:梦境与清醒(9)》相关文章

tag: 经典语录,佛家经典语录,余秋雨经典语录,三毛经典语录,语录大全 - 经典语录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。
评价:
用户名:
相关分类
经典语录 更新
经典语录 推荐